美国老人易在网络中受骗 “科技扫盲”刻不容缓

来源:未知 作者:admin 发表于:2019-04-06 18:09  点击:
如果互联网培训课程组织的不够好的话,老年人也不会对这种课程感兴趣。加州的一个老年人服务中心曾经举办过一个培训课程,旨在教会老年人如何分辨假新闻。然而由于老年人参与

如果互联网培训课程组织的不够好的话,老年人也不会对这种课程感兴趣。加州的一个老年人服务中心曾经举办过一个培训课程,旨在教会老年人如何分辨假新闻。然而由于老年人参与程度不高,这个课程不得不被取消。

布兰登·尼汗(Brendan Nyhan)是密西根大学的一名政治科学教授,他说到:“65岁以上的人似乎尤其喜欢阅读和分享假新闻和线上虚假消息。”

诉讼律师比尔·巴尔(Bill Barr)说到:“这些犯罪针对的大部分都是老年人,也就是我们的社会中最脆弱的人群。”

而这些数字和新闻阅读习惯,往往又和美国老年人的其它一些关键特性交织在一起,例如多数人居住在偏僻、隔离的区域,以及孤独程度更高等等。AARP的一个问卷调查显示,在60-69岁的美国老年人中,36%为独居;在70岁以上的老年人中,24%为独居。这一调查针对的是45岁以上的成年人。

蒙格认为,要想让老年人安全使用互联网,科技企业和其他社会精英要承担起责任。他说到:“我们现在针对儿童提供优化后的互联网,老年人也需要同样的解决方案。然而问题是,这种模式很难成功,因为老年人喜欢参与政治投票,而且他们不喜欢其他人告诉他们什么可以干,什么不可以干。”

史蒂夫·贝克(Steve Baker)为美国联邦贸易委员会(FTC)工作了超过30年的时间,擅长对欺诈和诈骗进行调查。他表示,在牙买加所发生的彩票诈骗,专门针对的就是老年人。犯罪分子的手段很简单,打电话给老年人,声称他们中了彩票,但是要缴纳手续费才能领奖。

孤独造成的另外一个后果,是让老年人在网络欺诈面前变得更加脆弱,因此针对老年人的网络欺诈犯罪才会蔓延开来。

贝克现在还运营着宣传老年人防欺诈的网站和新闻订阅服务,他表示,很多上过当的老年人至今还没意识到自己已经被骗了,这让骗子的工作变得更加轻松。

今年1月发表的一份研究报告显示,平均来看,Facebook平台上65岁以上的用户分享假新闻的数量是年轻用户的7倍之多。

她说到:“最受欢迎的标题永远是‘某名人怒批特朗普’。但是如果这个名人是詹妮弗·劳伦斯(Jennifer Lawrence)的话,效果就不太好,因为老年人可能不知道她是谁,或者根本不在意她说了什么。但是如果这个名人换成了芭芭拉·史翠珊(Barbra Streisand),文章的传播效果就会非常好。有的时候我甚至会想,我自己的父母或是祖父母会对什么样的内容感兴趣。”詹姆斯透露,经常在她写的文章下评论的读者中,有很多都是老年人。

艾米·霍洛维茨(Ami Horowitz)是一名保守派电影制片人,他为Fox News制作短片。他在Facebook上投放了多个版本的广告,呼吁美国治理非法移民,并且邀请用户为这些广告点赞。他的这些视频最大的观看群体是65岁以上的观众。但是霍洛维茨表示:“我并没有特别针对哪一个年龄层面的用户进行推广。”

贝克说到:“牙买加彩票欺诈案显示,这些犯罪分子不仅骗了老年人的钱,而且他们是专门找老年人下手。”

在老年人的线上行为中,隔绝感和孤独感是最主要的因素。研究指出,孤独会影响人的认知功能,对生理和心理健康造成影响,并且有可能会导致自我约束能力的下降。

“对不起,网络连接出现问题,请重试。”Siri回答说。

这意味着,那些在信息和技术领域最需要帮助的老年人依然没有能够得到足够的帮助,在下一次的大选中,他们依然无力辨别真假,并面临着被假新闻诱导的风险。

自从2016年大选以来,大批企业开始推出自己的数字认知帮助项目,苹果不久前宣布将会对News Literacy Project和另外两个相关的项目进行捐助。Facebook也与类似的机构达成了合作。然而,这些项目针对的主要都是年轻人群,尽管下一届的美国总统大选已经为期不远。

一些虚假新闻网站专门将50或60岁的老年人视为猎物。而且,就算他们没有特别针对老年人,他们也会发现,他们在Facebook上所投递的广告,吸引来的基本都是老年用户。

蒙格却并不这么认为。

今年3月初,美国司法部宣布会针对老年人网络欺诈行为进行有史以来最大规模的清理行动,这一行动将超过260人送上了法庭,因为这些人在全球范围内对超过200万美国人进行了网络诈骗,且其中大多数为老年人。

蒙格表示,这项工作的起点,是要让老年人认识到自己没有获得足够的支持和理解,并且要站在老年人的角度上,为他们考虑。这意味着更多的地区都应该拥有类似AARP这种组织,并且我们还要进行更多的研究,了解老龄化、社交媒体、科技和社会之间的交织。

他说到:“互联网发展的速度将会加快,除非互联网发展现在就停止,否则20岁接触计算机的人对互联网的理解,和从小就接触计算机对互联网的理解之间的差距也会越来越大。”

这意味着,为老年人提供互联网帮助这个问题,针对的不仅仅是现在的老年人,未来的老年人也将会一样需要帮助。如今的经验已经显示,为老年人提供这种帮助并不是一件简单的事情,因为他们是被新技术抛弃的一代,而且也很难从家庭成员那里获得协助。

老年人已成为目标

美国的人口普查显示,65岁的老年人不久之后即将成为社会中规模最大的单一年龄段群体,而且这一情形在未来数十年中将会一直延续下去。人口年龄分布改变的同时,老年人也开始逐渐大批使用Facebook等互联网服务,但是在面对数字世界的时候,他们却陷入了深深的挣扎,同时也成为在互联网上作恶者的目标,这些人将虚假新闻推送给老年人,用恶意软件入侵老年人的设备,甚至用钓鱼网站盗空他们的账户。这是互联网的黄金时代,然而在这个时代中,大部分老年人却没能搭上车。

蒙格表示,历史已经证明,互联网的文化和内容是最有时间使用网络的人群所决定的。他说到:“在未来十年中,互联网上将会出现大量的老年人。”

“计算机刚刚出现的那段日子里,我们也算是了解科技的人士。”

而帮助老年人进行“科技扫盲”,先要让他们认识到自己没有获得足够的支持和理解,并且要站在老年人的角度上,为他们考虑。

维杰特·艾扬格(Vijeth Iyengar)是美国卫生和人类服务部的一名心理学家,他专注于对老年人心理的研究。艾扬格认为,我们现在必须要对老年人进行更好的理解,理解社交媒体对他们造成的影响,理解他们的孤独,以及了解他们对数字认知能力的缺失。

惠勒在这一天的培训开始时说到:“我们有一个很重要的目标,我们要在年轻人和老年人之间的数字鸿沟上架起一座桥梁。学会使用科技产品,让你们能够与所有东西、以及你们所在乎的人保持联系。”

AARP是美国的一个非盈利机构,专注于为50岁以上的老年人提供服务。AARP的员工站在这些老年人身后,随时准备提供帮助和指导。他们在马里兰州运营着4个帮助中心,教授老年人使用iPad。参与者要学习如何开机、什么是应用、如何打字、如何启动前置摄像头自拍等等基本操作。

这意味着他的广告自然而然地受到了Facebook老年用户的青睐。

他说到:“我觉得老人一点错都没有。他们遭遇了不公平,我们必须想办法让他们更好地应对未来。”

贾内·惠勒(Janae Wheeler)是AARP的一名社区经理,他从2016年起建立了这些帮助中心。在告诉老年人如何打开应用的时候,她使用的语言是“轻轻地点击应用的图标,就像轻轻碰一下婴儿的鼻子一样”。

凯文·蒙格(Kevin Munger)是一名政治科学家,他研究的是美国老年人的互联网使用习惯,以及他们对政治的影响。他对美国的老年人进行了描述:“他们很孤单,相对富有,但是被人群所疏远,他们生活的地方没有熟悉的人,因此他们感到愤怒。然后,他们接触到了互联网。”

罗宾森说到:“我对备份电脑没什么信心,所以我才给他打电话。他说备份电脑很简单,但只是对他来说很简单而已。”

尼克·西克曼·詹姆斯(Nicole Hickman James)曾为一家内容发布商工作多年,这家发布商运营者多个与政治相关的Facebook页面和网站。詹姆斯表示,在工作一段时间之后,她开始针对老年人对自己的文章进行优化,因为她发现这些老年用户的参与程度最高。

当然,现在已经65岁的人,在他们成长的日子里,并没有赶上计算机,至少他们生命中大部分时间里都没有使用过计算机。但是对于20年后才65岁的人来说,他们的情况应该会不同。

75岁的查尔斯·罗宾森(Charles Robinson)站在AARP培训中心里,他从口袋里掏出了iPhone,说自己会在手机上处理所有事情,从缴费到收发邮件都可以。但就在和记者聊天的过程中,他的孙子发来了短信,询问他是否成功地对电脑进行了备份。他还没有完成备份,因为他并不知道如何操作,孙子发来的说明也并没有帮上多大的忙。

时近中午,大约25名老年人正在学习如何使用Siri。他们拿起iPad,按下Home键,他们的声音混合着Siri的声音回荡在屋子里。

惠勒所传达出来的信息很温馨,然而现实却很急迫。尽管很多美国老年人和年轻人一样,已经开始接受各种科技产品,但是很多研究显示,在使用互联网的过程中,很多老年人都被不实信息引向了危险的地方,他们的一些线上行为也会给他们招致风险。虽然技术产品对他们来说很重要,但是对于这些老年人来说,技术产品和互联网同样给他们带来了巨大的困难。

他和妻子简·罗宾森(Jan Robinson)都已经退休,最近几年一直在旅行。他们二人都上过大学,并且依然和外界保持着联系。然而和年轻时相比,学习使用新的科技产品变得更难了。

“Siri,最近的咖啡馆在哪里?”一个女人问道。

互联网老龄化

约书亚·拉斯科(Joshua Rascoe)今年已经70岁,在参加完AARP的培训之后他说到:“老年人是被遗忘的一代。所以我们才必须要学这些东西。”

四个最近的研究显示,相比其它年龄层的互联网用户,美国的老年人更喜欢阅读和分享虚假线上新闻。其它的一些研究则显示,老年人对于算法的理解相对年轻人也较差,对于社交媒体算法所推荐的新闻,他们的辨别能力也较差。此外,老年人对于媒体的优劣性的辨别能力也不如年轻用户。

罗宾森夫人说到:“我们两个以前都在政府部门工作,也都上过大学,但是无论你拥有多少学位,技术的发展都会超过你的能力,我们必须要赶上技术发展的脚步。”对于刚刚学会的图片剪裁技巧,她感到很高兴。

同时,人口老龄化问题也让老年人成为了社会最主要的构成群体。

以下为文章主要内容:

例如,40岁接触Facebook的人,现在很难理解TikTok。因此,今天熟练使用互联网的成年人,当他们老了,一样会成为对在互联网上遇到问题的人。

未来,当大量的老年人涌入互联网和社交媒体,互联网和社交媒体平台会变成什么样,现在还不得而知。但是可以肯定的是,美国老年人已经开始登陆互联网,但是没有人已经为此做好了准备。

拉斯科表示,他现在已经退休,但是依然要花时间教孩子们如何修整草坪。他以前在做生意的时候曾经使用过Facebook,然而现在却对社交媒体产生了警惕之心。他说自己会使用Facebook和Instagram,但是他现在依然要学习,因为他觉得社交媒体上80%的东西都是假的,而他自己缺乏去伪存真的能力。

在点赞之后,用户会自动成为霍洛维茨主页的粉丝,之后这些用户会在自己的News Feed中看到霍洛维茨的其它内容,然后他们再将这些内容分享出去。就这样,越来越多的老年人观看了霍洛维茨的视频,成为了他的粉丝。

艾扬格在一篇文章中写到:“最近发现的证据显示,相比年轻人,老年人更容易传播虚假新闻,而在未来数十年中,老年人的人口比例将会不断增长,我们现在必须要了解有哪些因素对老年人使用这些网络平台造成了影响,还要了解这些平台对老年人所造成的影响。”

随着时间的推移,越来越多的老年人学会了新的iPad使用技巧,比如第一次自拍,第一次通过短信发照片。在培训结束的时候,参与者们掌握了新的技巧,已经做好了使用互联网的准备。但是也就是在这个时候,他们也成为了他人的目标,尤其是在Facebook上。自2011年以来,Facebook平台上老年用户的数量得到了明显的增长。Facebook上的虚假新闻制造者能够轻松的找到那些老年用户,然后将更多的垃圾新闻推送给他们。

上了年纪的人更喜欢参与投票,或是以其它方式参与政治活动。这些人经济上更富裕,因此他们有着巨大的经济实力,以及金钱所带来的其它影响力。随着越来越多的老年人开始使用互联网,这些人的线上行为,以及他们不断增长的线上力量在未来将会发挥极其重要的作用。可惜的是,这一点却常常被人们所忽略。

 

    有帮助
    (1)
    100%
    没帮助
    (0)
    0%

    Powered by 永旺彩票娱乐-永旺娱乐平台官方唯一指定注册网站 @2018 RSS地图 html地图